看丰枯转换论矿业生态

圆桌论坛

丰水期已经结束,为期一个月左右的平水期开始,浩浩荡荡的迁徙拉开序幕,在枯水期到来前千里跋涉寻找新的火电栖息地 ​​​​。

10月16日,币印2020区块链峰会上在圆桌论坛上就丰枯转化对矿业生态进行了讨论。主题为「老炮聊干货—看丰枯转换论矿业生态」。参与此次圆桌论坛的嘉宾有:蜂窝联合创始人戎兵(圆桌主持人),成音科技联合创始人林范有、币印云算CEO高勇刚、恒嘉集团总经理李成龙、Atlas Mining CEO马腾骄、璇玑科技创始人葛德俊、芯云链服CEO汪冉。

老炮聊干货-看丰枯转换论矿业生态

各位嘉宾分别就丰枯转换,火电水电、政策,矿业金融等角度对矿业生态进行了深度讨论。

会议开始,成音科技联合创始人林范有关于2020年枯期预估电价给出了自己的观点:实际需要看行情,火电的成本一年比一年高,2020年的交易电价比2019年的交易电价高了几番,预计2020年枯期托管电价在0.35左右。

丰水以来矿场和挖矿的盈利情况

圆桌论坛以预估电价开始,各位嘉宾详细介绍了今年的矿场以及挖矿的盈利情况。

戎兵(主持人):我们今天分四个话题提问,第一个问题,丰水即将结束,我们经历了五个月的丰水,希望嘉宾们各自聊一下丰水以来,矿场和挖矿的大概的盈利情况。(戎兵 蜂窝联合创始人)

马腾骄:我们公司是第一年开始跑丰水,最大的感受是今年水电不稳定,主要有两点:①四川自然灾害洪涝;②直供电和园区电之间存在斗争。选择更加稳定有保障的电是明年矿工选择矿场的大趋势。(马腾骄 Atlas Mining CEO)

葛德俊:因为配合金融衍生品对冲风险,我们和很多矿工不一样,稳定电对我们来说是挖矿第一要素,在四川和新疆跑的都是全年电。另外,挖矿地点比较分散,单个风险或者损失在我们承受范围之内。特别是今年四川洪涝,有四川场地受影响。除非是特别优质的场地,今后我们投资重心四川的比例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少。另外针对消纳园只能提供丰水的特性,我们会配合金融衍生品来做挖矿行为方式的改变,已经逐渐开始部署。(葛德俊 璇玑科技创始人)

汪冉:我们有两种矿场:直供电,消纳园区。直供电矿场今年招商已经完毕,消纳园区电因为疫情的原因七月份左右才完成矿场建设,七月底招商完成。整体招商情况良好,丰水期过的安逸一点。但是单从利润来说今年应该是历史最低。矿场招商利润在2017年的高点之后,整体的托管价格一直在下跌,今年已经到了一个最低点。(汪冉 芯云链服CEO)

李成龙:关于2020年的水电矿场,个人总结是:苦中有乐。苦可以从三个方面来总结:①负荷低,直到现在的丰水期要结束,我们矿场大概平均负荷只有80%填满,特别是六七月份的时候更低,仅有50%、60%被填满。②价差小,主要有两个因素:一是电站涨价,今年电站价格历史最高,在1毛3到1毛5左右;二是托管价格今年最低,很多地方跌破2毛;因此矿场盈利空间变小。③被停电,2020年园区电正式进入市场,水电直供矿场经常被停电。但是苦中有乐:①今年丰水来的比较好,去年7月上旬才来,而今年5月底6月初丰水一来利于招商;②2020年整体币价比较乐观,S9一类的老矿机也可开机,矿场使用负荷比预期略微高。(李成龙 恒嘉集团总经理)

高勇刚:币印云算只做运维服务,今年第一年开拓丰水矿场。今年丰水期我们合作了四五个矿场,最大的感受是:要和大型矿场合作。像在座的各位,基本矿场规模都很大,一般大型矿场对机器安全稳定考虑的比较周全,合作起来也比较安全。今年水电矿场,比如乐山、木里稳定性都还不错。另外,挖矿和矿场的合作在不断进步,越来越规范,很多之前存在的问题逐渐消失,因此今2020年丰水运行比较好。对于运维服务,币印云算投入了大量的研发资源和监控系统,也建立很多机制去管理现场,维护客户,运维服务创造价值和电价的差异比较大,云算业务也是不赚钱的,但是币印云算的目的是让天下没有难挖的矿,而很多矿场需要专业化的运维服务,我们会把服务做起来,带动行业发展,做到真正的让天下没有难挖的矿。(高勇刚 币印云算CEO)

林范有:对于挖矿,安全稳定的运行才是效益所在。作为火电非常稳定的电力,准东地区总的每年可交易电量是基本固定的,大概有80亿度电。基本成音科技和云和两家作为消纳园区就占了很大一部分。今年政府对矿场有政策支持,有一个很好的营商环境和电力的支撑,希望这个环境越来越好。(林范有 成音科技联合创始人)

接着主持人就消纳园和直供电和大家展开了讨论。

戎兵(主持人):今年很多投资者都直面了直供电省调问题,深受其苦。我们接下来预估下明年这种情况是加剧还是减少,这种大环境下的风险有没有什么应对方案,是否会选择直供电园转弃水消纳园区的政策,在选择这个过程中落地下来有没有什么难处?

马腾骄:我们目前还没有参与四川矿场,现在在找一些标地,可能会去参与消纳园区。今年我们直供电场地和消纳园场地都放了一部分负荷,明显消纳园供电稳定。今年最大的一个启发就是无论是矿工还是矿场,都要提高资产安全意识,因此,我们也对自己的矿场和矿机上了保险,保证资产安全。另外,消纳园也是一把双刃剑,好处在于消纳园区供电稳定,不好之处在于它不像直供电灵活,是有计划性的。

葛德俊:我们应该把稳定作为第一要求,直供电不像国网供电稳定,但我们四川有几个场地条件不错,在币价相对不温不火的状态下,我们的策略是保四川,但是把四川比例降低,将一些新机器不再放在四川。今年很明确的是,从5月份开始就没有向四川放过负荷。另外,四川矿场新增也有点难,消纳园需要花费时间去解决全年电的问题。如果市场机会发生其他变化,我们再做一些决断。但对于2021的矿场,我们趁枯水期来临的时候就把明年的很多布局已经在新疆或者内蒙做好部署。

汪冉:直供矿场的供电方式和消纳园区的供电方式不一样,直供电走的是电站,消纳园区走的是国网,电站相对来说不稳定。今年不稳定的因素主要有两点:一是自然灾害洪涝导致一些矿场负荷量锐减;二是今年消纳园区的负荷量上涨,导致今年直供电丰水矿场供电出现矩形供电的图形,比如出现每天停电1个小时连续停7天这种情况。对于明年矿场的情况,个人认为取决于消纳园区增量的问题,如果消纳园区大幅度负荷量增长,那么对直供电矿场相对来说影响比今年要大。个人建议尽快和政府与国网公司对接,就近直供电转消纳园区。

李成龙:个人认为明年省调对水电直供矿场的影响应该会加剧,这表面上是一个正规和不正规的博弈,而实际上是利益的博弈。对于正规电,国网电收了4分钱的国网费,对其来说一个收益,国网肯定也会努力继续推行他的园区消纳电。面对这样的情况,个人认为应顺势而为,未来矿场大的趋势是规范化、正规化。

高勇刚:从市场上来看,大家都在建消纳园区的电,每一个规模基本上都在三十万负荷左右,这样来看,明年消纳园区的电量是很大的,整个芯片的产能是受限的,所以明年肯定消纳园区电是一个主战场。

林范有:直供电或者园区电实质上都是用的消纳弃水电,弃水电的价格现在应该在1毛3,实际按照电力投资成本来看,价格是非常低的。为什么存在弃水电呢?因为四川的电力非常富裕,外送通道没有打开;今后的三年之内可能有两条四川外送的特高压打开,实际上三年之后是否存在消纳园或者直供电都还是个未知数。外部通道打开以后就可能不会有弃水概念,一般电价2毛6,去掉利息去掉折旧,实际上水电是不赚钱的。现在消纳园也好,直供电也好,长期存在是个问题。

戎兵(主持人):说到园区电,我们接下来就讲一讲园区电将面临的问题,我们看到了近期省经信,省发改,省能源、国家能源局等四个部门联合发文,关于四川电力现货交易市场的试行方案中将要设立四川的水火竞价市场,这也就意味着园区电之前预期的0.75的用电成本变成了起点进行竞价,加上网费,政府产业基金等,可能有的园区建完了,不能享受到曾经预期的交易电价,这个问题你们怎么看?

李成龙:今年园区消纳电的政策大概是用户的电力价格由三个部分会构成,第一个是水电的上网电价,第二个是输配电价,第三个是基金。基金是2分,输配电价是4分,水电的上网电价规定是不超过7分5;按照初步的一个征求意见稿,明年电价是不低于7分5,不高于1毛6分9,也就是说明年水电的上网电价会在7分5到1毛6分9之间,如果再加上输配电价和基金一共6分钱的话,明年电价范围应该是再1毛3分5到2毛4左右,这个价格对整个业态的影响肯定是存在的,会大大挤兑矿场和矿工的收益,而电价又是由市场来决定,究竟是7分5还是1毛6分9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如果明年来水依然比较好,用电量一般的话,供大于求,估计7分5就可以买到,反之亦然。采购成本会大大挤占矿场或矿工的收益。但整体来看,针对丰水期个人认为四川依然是主战场。四川的电价依然比新疆和内蒙有竞争力。至少未来两到三年依然保持此趋势。

汪冉:文件发布的主要原因还是缺电,缺电的因素刚刚我们有提到,第一是自然灾害,第二是园区的问题。目前国网公司整体的组织电量是由综合能源在做,还有部分售电公司在做。这中间需要考虑明年园区增量问题,如果明年园区增量达到一定负荷量以后,真的可能会供不应求。另外,今年所有园区建设时间应该在7月份左右,这个时间段我们只可以进行月度交易用电的采购。那么也就意味着十月份要进入枯水期,相对来说有些电站是不愿意去卖的。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特别是园区的矿场应该为明年提前做好购电计划,而是采用年度交易用电。年度交用电面临的问题是整体负荷量控制是面临考核的,如果超出一定范围的考核标准是有惩罚机制的。

马腾骄:从长期看,可能四川的发展趋势可能会像云南一样,先从直供电向园区,园区再进入一个市场化交易的过程当中,它整个电价的定价会走向一个市场化,交易电价更加取决于供需关系。从我的角度看,未来的电价会持续走高,这是一个趋势。第二,在消纳园的选点上,选择一些存在断面的资源点,或者它的输电线路线径不够会造成它无法外送的情况,它必须有一部分电量量做本地的消纳,这样更有利于去买到足够量的7分5电,我觉得这是比较核心的问题。

丰枯转化之际如何布局

在谈完2020上半年丰水挖矿以及直供电、消纳园区电情况之后,丰枯转换布局成为了大家又一讨论的焦点。

戎兵(主持人):我们直奔主题,丰枯转换在即,又是一年搬迁季,我们直接讨论一下需不需要搬机器,搬去枯水好,还是签全年好呢。

马腾骄:我们比较简单,我们其实是做了一个被动选择,基本上是神马的机器都搬到新疆,蚂蚁的机器在四川跑枯水,因为蚂蚁的机器不太适合搬,担心搬的过程中损坏率很高,这是一个无奈的选择。我们今年的主战场应该在新疆,尤其是准东,觉得它的供电比较稳定。

葛德俊:我们10月25日、26日枯水来临以后,四川占比会越来越低,机器大部分在新疆和内蒙。另外,这是一个存量博弈市场,目前来讲矿场能提供的负荷远远大于我们机器能正常跑起来所需负荷,这对矿场的运维水平,和其他一些硬件的标准,提出更高要求;对机型、温度、湿度等各个细节点去把控,在对矿场软硬件的高要求下更加精细化、专业化、正规化的挖矿。

汪冉:搬迁还是要进行的。但是机器运输过程中产生的维护费用是比较高的也是要考虑因素之一。像这种候鸟迁移这种方式,早在以前就这样进行,16年四川开始进入丰水矿场,那个时候没有全年矿场的概念,当时的行情也不足以支撑365天使用火电的标准;所以任何一个行业都要回归到成本开支的问题,对于挖矿来说,电力成本是一个最大的成本开支问题,所以从枯转丰,丰转枯得选择上有的时候要忍痛割爱,机器确实要搬迁才能跑起来。我们在挖矿过程中也有这种烦恼,到底是搬还是不搬,但这种东西需要自己去博弈的东西。

高勇刚:其实整个行业,大家提供每一项服务的时候都应有承担风险的能力,做矿场的时候能保证停电给用户赔偿,做运维的时候可以算力计价,如果再有一些保险公司的参与,在意外情况发生时,对资产有一些赔付,这样我们把运维上的风险,矿场的风险,机器上的风险都能排除掉,整个行业就会发展的越来越好,所以每一个从业者都尽可能的做得更专业,更精细,做到什么样的服务就值什么样的钱,把每一个环节量化起来,这样在投资前面,我们这个行业就会更良性,吸引的人也越来越多。

戎兵(主持人):好的,感谢二各位水电代表,我们继续下一个话题,聊一下火电的大环境。我们了解到今年四川很多地区都表现出对于挖矿非常积极友好的态度,包括个别地区在去年实行了一刀切的形式,关闭了该地区所有的矿场。但今年又积极的希望矿场主回归,并给予了很好的政策。在今年的8月份,内蒙也在通知下,将21家挖矿企业进行了关停,要求有序退出。对于这个方面,大家觉得新疆的局势是否明朗,内蒙的挖矿是否继续,可以聊聊你们知道的情况或者大环境,你们了解掉的策略是怎么样的,有哪些亮点?我们有请火电的代表作为主要回答?

林范有:新疆的政策是非常稳定的,从交易规则制定,出的一些政策来看,新疆准东这边支持力度比较大。支持力度最主要体现的是电量交易,每年有一定的量给大数据用,2020年的交易电量是在2019年的12月25日交易的,大概有76亿度电的总额度。交易电量计算方法是今年交易电量是前一年用电量的2.6倍。比如今年用电量为1亿度电,那么2021年用电量为2.6亿。按照这个推算年度交易电量,有电量确保稳定。因此,新疆准东这边有两个优点:一个是政策稳定,一个是电量来源稳定。

高勇刚:我是矿场的用户,从稳定性来讲,肯定是新疆比较好,一直都是比较稳定的,尤其是整个能源基地开始,而且政策一直比较友好,所以在倾向性上,新疆会更好一点。内蒙自己也搞过,但政策多变。

戎兵(主持人):今年内蒙在8月份自治区的工信厅发文,关闭了21家矿场企业,我们知道在内蒙自治区也有一些城市的矿场仍然很稳定,我们对台下进行一下互动,我看到来自内蒙鄂尔多斯市的郭总,也请你为内蒙发声,以实际情况来解读一下内蒙当前的政策和环境是怎样的?

郭艳东:大家好,我是内蒙的矿工代表。关于政府的红头文件,我们单今年经历了三次,我们一直按政府的要求,一直都在参与多边交易的平台中,一直比较稳定。每一次政府出台政策,我们都按照标准去执行,因此矿场的建设标准是比较符合这个政策要求的;所以政府对矿场的态度是从来没有“一刀切”,而是逐步的让矿场去正规化,规范化。整体来讲,内蒙的电是稳定的,四川是弃电,内蒙的煤炭资源很丰富,火电很多,尤其是自治区,现在招商引资对于现在的高耗能企业这方面还是挺有支持的。另外,因为有些企业未按照政府的要求用电,而是变相用电,比如非云计算产业却用电来挖矿,不符合标准,肯定要被清退。还有的矿场建设标准不符合理想标准和安全性,政府会推进进行调整。最后,经营矿场利润越来越薄,提升标准很重要,需要加一些金融手段和工具对冲风险。(郭艳东 云信互联创始人)

戎兵(主持人):显卡挖矿伴随着今年的DeFi热潮,大大地缩短了挖矿的回本周期,很多参与显卡的人也狠狠的赚了一波。我们接下来聊聊各位是否已经参与了显卡挖矿,参与显卡的老板门聊一下投资心得,踏空的老板也可以讲一下复盘经验大家共勉。

马腾骄:显卡我们暂时处于研究状态,目前还未参与。

葛德俊:可能我们挖比特币对显卡的敏感度不是很高,这次显卡包括以太坊在DeFi热度的推动下价格上涨,但是对于高潮下接盘仍然是犹豫的,所以这波完全踏空。

汪冉:关于显卡,主要还是信息灵敏度的问题。包括ETH2.0,矿机4g改8g这种行业内信息需要随时关注,我们投了一些显卡,矿场改造和雅安经开区的矿场都在提前做显卡矿场布局。个人认为信息来源信息抓取很重要。

李成龙:我们在新疆和四川,也有显卡的矿场获得机会,也希望能为大家提供服务。

高勇刚:随着有大量的显卡矿工的加入,所以币印也开了显卡运维的业务;显卡运维复杂度会大一些,要求会更高一些;从个人角度来说,显卡今年的行情使投资回本周期比比特币短很多,加上金融手段的话,基本上四五个月就回本;今年对显卡矿工在确实是一个比较好的机会。另外一点,现在的矿工在去挖矿的时候,一定要把金融和挖矿结合起来,这样大家挖矿会更稳。

挖矿和金融配套服务

戎兵(主持人):接高总讲的话题,关于金融的配套服务,我们身边不乏听说有人在以太坊币价高位套保,套宝之后再购买矿机,达到稳赚,所以说巧妙运用金融工具可以让我们挖矿这件事情变得更容易,更简单,也有更多的收益,希望大家关于如何巧用金融工具进行下分享。

马腾骄:机构的风险偏好比较低,所以我们可能会做一些短期的套保,比如币价好的时候我们会做一些现货卖出,来对冲后续的风险。第二我们会做一些保本收益理财,来增强币本位收益。

葛德俊:现在整个期权的流动性不高,交易比例占的比较低,所以期权在里面占的比例就比较低,我们现在主要通过期权对冲和套保等金融衍生品做对冲。

汪冉:在金融手段上,建议更应该打通一个渠道,矿机商,矿场,金融平台打造一个有公信度的平台,然后共同去为矿工提供金融服务,在公信度比较高的情况下去做更容易,也更好的解决矿场招商问题,金融放款的问题,矿机商的机器问题,矿工的实际的资金的需要问题等。

高勇刚:币印钱包里面已经融合了很多的金融产品,给大家提供服务;从矿工角度来讲,挖出来的币,可以参与DeFi理财流动性挖矿进行增值。也可以使用矿机贷,将矿机抵押,获取配资,使收益规模增大;然后用套保锁定未来收益。币印钱包还有一些固收增值产品,币本位收益,都很适合矿工。

投资行业以及未来

戎兵(主持人):最后一个话题,话题的关健词是投资行业及未来。希望大家聊一聊相比传统行业挖矿还是处于很好的红利期,但利润衰减也是一个事实。2020年下半年,大家的投资心得是什么,是否继续挖矿或者投资建设矿场?

葛德俊:挖矿第一收益在变低,第二,学习能力要求越来越高,我们2021年的一个经营思路来讲,基本是两块:第一,继续加大我们在金融衍生品上的投入,用大量的金融衍生品来对冲,把高风险转变成一种中期可预期的收益可控或者风险比较低的行为。第二是寻找方法融合上下游,现在以太坊生态逐渐成熟,波卡生态也在起来,我们现在也在投资孵化一些区块链上面的的项目。另外,吸引圈外的资金,甚至海外的资金更快捷更方便的和矿圈融合也是我们明年的重点;所以我们明年不会投入非常大的规模去做挖矿。

汪冉:相比传统行业来说,挖矿行业的回报率还是可观的,我们是做矿场的,明年主要是集中在消纳园区这个板块;现在消纳园区整体的手续都很正规,对于有一些资方,包括基金,机构来说,资金通道方便很多。我们会选择为这些机构和基金做一些前期的准备,在消纳园区方向布局。

马腾骄:从我们研究的角度看,比特币挖矿很难再回到原来的暴利期,从2013年到2020年,单T收益币价算力的走势,矿工在获得暴利的收益的情况,单T收益是在大幅的上涨,币价的涨幅远远超过算力。但是这种情况下,比特币的盘子目前已经有这么大一个规模了,币价多倍的上涨难度很大。第二存量的算力其实比较多,随着币价的上涨,存量的算力会摊薄目前矿工的收益,单T收益不会有那么明显的大幅上涨。所以对于比特矿工来讲,很难再有那么高的收益率。但是相对传统领域,挖矿的年化收益率还是比较高的,而且现在随着水电消纳园包括新疆的电合规,比特币挖矿更趋近于收益稳定的生意或者事业。所以对我们来讲,是把挖矿做成一个长期布局,我们还会继续的买机器,继续的跟各位去合作,我觉得至少在减半周期四年内,我们还是会坚定的看好比特币,包括坚定的看好挖矿这个事情。同时也会配置一些其他币种,比如说显卡以太坊,也会关注DeFi等热点项目。

李成龙:关于矿场我们有三个方面的工作,第一,经营好存量矿场,我们的存量矿场大概都是三年以上的,客观的讲已经回本,未来能够有点利润就有点利润。第二个,适度择优的搞一些园区电,当我们的直供电出现什么问题的时候,还有一定的矿场规模为我的客户服务。第三,明年将代各个矿场在园区买电作为业务之一。

高勇刚:从运维服务来讲,我们肯定是想把运维的一些模式,还有自动化,透明化的水平不断的提高。从挖矿来讲,比特币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依然在发展壮大,所以挖矿永远是不会停的。而大家都是在为比特币链也好,还是以太坊链也好更加通畅而服务。

Share: